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搏击 >

关于《搏击俱乐部》的那些事儿之暴力

搏击 时间:2021-02-26 13:54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关于《搏击俱乐部》的那些事儿之暴力 2002年在美国达拉斯的一所高中,有个解决学生之间 霸凌 问题的好方法:只要两个学生之间吵架、打架或霸凌, 老师们就会给他们头盔与手套,并把他们关进铁笼里,让他们来场无差别格斗 。除非有人被打到昏倒、或是他们都明

关于《搏击俱乐部》的那些事儿之暴力

2002年在美国达拉斯的一所高中,有个解决学生之间霸凌问题的好方法:只要两个学生之间吵架、打架或霸凌,老师们就会给他们头盔与手套,并把他们关进铁笼里,让他们来场无差别格斗。除非有人被打到昏倒、或是他们都明白了肢体冲突不是个好点子,才能出笼。

这个效仿《搏击俱乐部》的真实故事,只不过是这部1999年电影,在现实世界里激起的一个小波澜。

 


 

《搏击俱乐部》过度轻视银幕暴力?

对资深影评人杰·埃伯特(普利策奖获得者来说在1999年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就为此隐隐感到不安:

这部充满极高讽刺意味的电影,似乎轻视了银幕暴力以及对观众的感染力。

「肌肉A片」来批评《搏击俱乐部》的伯特,认为这部电影大幅美化了由拉德·皮特演的泰勒,美化了他反社会的计划以及挥舞肌肉仿佛不在意拳头骨折可能的暴力。

然而埃伯特对泰大毁灭计划」背后的真正目的,所言甚少——把金融大厦炸掉除了泄忿之外,还有什么建设性的意义?他不认为泰勒主导的搏击俱乐部,为任何角色带来救赎与成长,只是在吹嘘舍我其谁的男子气概。

 

 

 

伯特理解《搏击俱乐部》是在反讽,但却没有把握观众能够读得懂这部电影隐而不言的反讽——那些隐喻就如同胶片电影右上方的圆点(换片信号),一闪即逝。特表示:

「我猜观众会喜欢这部电影里的角色行为,但不会对这其中的思辨感兴趣。当然他们会为了看拉德·皮特与爱德华·诺顿互殴而买票进场,许多观众散场时恨不得马上来场斗殴,而不想坐下来讨论泰勒的哲学思辨。」

 

 

 

非常喜爱导演大卫·芬奇的埃伯特竟然出此重话——他甚至还很爱芬奇厌恶的执导处女作《异形3》,称其为他看过「最美丽的烂片」

这其实并不令人惊讶。看看其他媒体的评论,就知道堆叠大量视觉特效,以制造狂乱暴力视觉影像风暴的《搏击俱乐部》让他们感到多么不安:

「道德上令人反感!丝毫没有社会责任!」「极度厌女!」「这是法西斯的颂歌!」

 


没关系,反正这部电影票房不好,即便《搏击俱乐部》像这些媒体写得一样如此不堪,反正没有太多人看过它,不会造成什么大毁灭计划再现。

问题来了,透过DVD的力量,越来越多人看过这部电影,很多观众为《搏击俱乐部》着迷、为泰勒着迷、为他超低体脂率的完美肉体、尽情挥洒汗水与血液的斗殴着迷。不叫座不叫好的《搏击俱乐部》后来成为了邪典电影,但是邪典电影一般的解释是非主流的电影,可是《搏击俱乐部》的状况不太一样,它成为所谓「男人帮」(PUA社群)的圣经。

 

 

 

 

「男人帮」

说到男人帮,这里有必要科普一下。我们必须提到RSD这间恶名昭彰的公司、还有勾引社群(PUA)、以及自称「把妹大师」Julien·BlancBlanc是RSD 所谓的「把妹教练」之一,他们的把妹技巧自十年前就开始流行起来了。这间公司教导男性所谓的「把妹技巧」是以羞辱女性自尊心、情感勒索、甚至是自残或怂恿对象自残等等方式,勾引女性上床。Blanc遭到许多国家禁止入境,同时他将此视为一种荣耀——这些国家的许多女性,都已经成为了他的性奴。

 


穿着「肥仔去死、辣妹我来」T恤的朱利安布朗。

另一个名为Girlchase」的勾引社群曾在网站上批评RSD ,文章的标题明确地表达Girlchase与RSD 的不同立场:《不要谈论搏击俱乐部,吞下红药丸》(指黑客帝国中的红药丸)

 

 

 

当然你也许会好奇,Girlchase与RSD好像是性质非常相同的勾引社群,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坚称彼此的「武功秘籍」有所不同:RSD来自《搏击俱乐部》、他们来自《黑客帝国》的红药丸。这样的地下社群蔓延十分快速与广泛,广到你在外网搜索“红药丸”,前头的搜寻结果绝对不是药、甚至也不是《黑客帝国》,而是各种关于「红药丸觉醒」的影片与文章,红药丸派并不认为自己是勾引社群的一员,他们认为许多男性都是「未觉醒」的尼奥,必须吞下「红药丸」觉醒。

 

 

 

红药丸与蓝药丸有了全新的定义。

这套红药丸觉醒过程最后的终点,是觉醒这个世界。他们认为当今社会是以女性为中心的不友善世界(所谓的女本位主义)——不同于女权主义,因此男性才会沦为工具人、或是好人卡的受害者。而只有你透过红药丸觉醒自身的困境,你才能从这个女性压迫男性的世界里自由。

 

叛乱团体奉《搏击俱乐部》为圣经

大家应该可以自己判断这些勾引社群的正当性与合理性,但是对许多《黑客帝国》与《搏击俱乐部》的死忠电影迷来说,这些引申,甚至可以说过度引用电影文本的概念,会令他们的头脑爆炸:「你们怎么会把一部电影当作人生观的圣经!」

当然,以艺术作品作为人生准则没什么不对,问题是,这些准则建立在过度解释之上。就像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影评,但至少我们是基于相同的作品做出不同释义的评论,但是勾引社群与他们派系之间的分歧,却并不是基于作品本身——他们甚至不在乎这部电影里的其他角色。

 

 

 

如果一部被观众与影评人认为烂的电影,在多年后沉冤昭雪,成为了大家都喜爱的好电影,这是个完美的happy ending,我们都喜欢包公乌盆案这样的平反传奇,故事应该在这里就打住。很可惜的是,《搏击俱乐部》的故事还在继续。

上映15 周年时,大卫芬奇在接受采访时失望地说着,许多人都搞错这部电影了:

「《搏击俱乐部》是一趟脱离现代疏远社会的旅程,这是一部讽刺电影,很多人就是搞不懂。」

他可能没想到,在15 年后,这种混乱趋势仍在继续。

 

 

 

人们把《搏击俱乐部》奉为神作,但他们赞叹《搏击俱乐部》的理由却不是大卫·芬奇的本意,这让芬奇本能上讨厌起所有《搏击俱乐部》粉丝们。他不仅仅要拍一部分裂人格/多重人格的惊悚电影,而很多人只将《搏击俱乐部》视为一部纯粹娱乐的惊悚电影。这种误读还算是小事,你可以大声用罗兰·巴特「作者已死」的论调向芬奇抗议。但是某些误读更为实际:除了PUA社群之外,美国等地也发展了真实的搏击俱乐部地下社团,甚至某些kongbu分子,更将泰勒的大毁灭计划,视为他们执行行动的最佳鼓励。

 


这些奉《搏击俱乐部》为圣经的非法团体,最早的也许是2002 年的「EL8」,大毁灭计划的忠诚信徒:他们想要毁灭全世界企业安全架构。EL8 恐吓许多白帽黑客,阻止他们提醒企业的安全漏洞。并且,他们攻击了像是SecurityFocus这样的安全服务公司。

另一方面,真实斗殴地下社群,也从校园与白领圈子之间开始发展:像我们开头提到的2002 年「达拉斯校园铁笼战」,这场搏击俱乐部活动竟然还是老师发起的;在监狱里,这种私下斗殴似乎司空见惯,2005 年的英国监狱,竟然将斗殴升级至赌博活动。这场监狱付费搏击俱乐部大赛涵盖了8 间英国监狱,最远甚至连威尔斯的监狱也沦陷,而他们的共同暗语就是《搏击俱乐部》的第一信条:别讨论搏击俱乐部。

 

 

 

泰国的搏击俱乐部风潮引起警方注意。

2006 年硅谷也吹起「绅士版搏击俱乐部」风潮:码农们拿着装满肥皂的枕头套,当作凶器瞄准对方脸上的眼镜;2006 年美国警方透过四名青少年上传的同学互殴影片,查获一个学生之间的秘密搏击俱乐部。警方一看影片就知道这不是游戏,因为他们很明显在模仿《搏击俱乐部》,不管谁被揍,围观的群众都在欢呼,被揍到头破血流的少年,还要开心地感谢揍他的人,仿佛刚刚那些拳头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

 

 

 

罗杰·埃伯特当年的两颗星评价,某种程度上预言了这种弄假成真的发展,人们真的以为他们看懂了《搏击俱乐部》,他们只体会到这社会骗了他们,他们应该抡起拳头向世界报复。芬奇与小说家克·帕拉尼希望人们从苦笑中找到自嘲的乐趣,但许多观众只从泰勒明显有着漏洞又没有中心主旨的破坏中,看到了可以用来迁怒这个社会的借口。

 

 

 

帕拉尼克后来继续创作了《搏击俱乐部2》漫画。

没有在电影里交待这一切混乱,最终该有什么结论的《搏击俱乐部》,最后变成许多人用来滥下结论的代罪之词。多年后的《小丑》其实与《搏击俱乐部》有非常雷同的命题,但《小丑》至少讲明了某个小市民如何荒谬又悲剧地成为小丑,更何况已经讲得这么明的电影,仍然引发了美国社会的不安。这真的只能代表,多年来这个社会,对电影的想像力仍然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而像是大卫芬奇这样的反讽大师,终究被持续地误读。

 

 

 

世界没有收到芬奇的警告

恰克帕拉尼克还记得,当年芬奇在看到《搏击俱乐部》首映会上观众的失望反应时,气得说:

「观众也太~~~~容易被冒犯了吧!」

20 多年后,我们发现他没说错,因为还是有很多人,非常容易被冒犯、无法读懂暗喻与反讽、不了解《搏击俱乐部》是什么。宁可躲在他们用宜家家具堆成的小窝,刷着抖音、喝着速溶咖啡、度过每一个人间不值得的夜晚。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