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冰雪 >

冰场:如何让三亿人玩冰雪

冰雪 时间:2018-09-14 10:27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冰场:如何让三亿人玩冰雪 冰场大跃进 从长远来看,鉴于庞大的冰雪人口,中国应当可以消化3000个冰场,但是,这应当用20~25年的时间来实现而不是冬奥会到来之前的4~5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钱炜 从天安门出发,沿长安街西行16公里,在见惯了一路的水泥盒子式建

冰场:如何让三亿人玩冰雪

点击进入下一页

  冰场大跃进
  从长远来看,鉴于庞大的冰雪人口,中国应当可以消化3000个冰场,但是,这应当用20~25年的时间来实现——而不是冬奥会到来之前的4~5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钱炜
  从天安门出发,沿长安街西行16公里,在见惯了一路的“水泥盒子式建筑”之后,3个巨大的“白色泡泡”忽然映入眼帘。这里是2017年5月投入使用的石景山区第一家室内冰场——市民冰雪体育中心。媒体记者到达的当天上午,一块冰场正在修整冰面,在另一块开放的冰场上,只有两三个孩子在训练。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天津市冬季中心举行“迎冬奥 上冰雪”系列活动。中新社记者 佟郁 摄
  冰场所属的公司启迪冰雪集团常务副总裁宋克刚解释说,“上午都没什么人,加上现在是暑期,很多家庭都带着孩子出去旅行了,是淡季,平时的下午及晚上才是冰场的高峰时段。”8月15日晚上,宋克刚随手拍了一张体育中心停车场的照片,车位几乎是满的。
  从市民冰雪中心再往西约10公里,就是首钢集团,那里共有最近刚刚投入使用及正在建设的4块冰场。按计划,在2019年之前,首钢将是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球和冰壶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此后将转入民用。如此密集分布的冰场,都是在最近3年里集中出现的。
  过去,北京的室内滑冰场主要集中于朝阳与海淀两区,在北京16个区里GDP与人口排名双双仅居第11位的石景山区,此前没有一家室内冰场。然而,由于是2022年冬奥会组委会的所在地,石景山在发展冰上运动方面开始奋力追赶,提出要在2020年前建10块冰场,将占北京市新建冰场的2/3强。
  与此同时,启迪冰雪的母公司启迪控股,这家过去从未涉足过冰场产业的企业,在完成了它的第一个冰场项目石景山冰雪中心后,就亮出了“三年建设100块冰场”的野心。所有这些,只是北京申办冬奥会时提出的“三亿人参与冰雪”目标的一小块拼图。
  难以见到冰的冰场
  2008年,佟伟已经做了20多年的膜结构生意,打算转型。这一年,“无与伦比”的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中国GDP总量首次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二位。佟伟由此感到,发达国家盛行的冰雪运动,将是国内下一步的蓝海产业,他便走访、调研了国内多家冰场。
  那时,国内的商业冰场,即由私人投资和运营、一般建在商场与高档酒店里、且面积小于1800平方米的冰场数量还很少,大多都是各地体育局系统下属的专业冰场。佟伟发现,这些冰场大多生存困难。由于冰场耗电量太高,很多冰场常年不冻冰,有的长期关闭,有的则转做其他经营。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中心原冰球部部长于天德还记得,过去,他们去东北训练,都要带着总局下拨的“冻冰费”交给地方冰场。因为耗电量大,冰场根本垫不起制冰费用。“有句话叫‘建得起,用不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的冰场都处于这种状态。”于天德说。
  根据山东体育学院副教授种莉莉的调查,2001年昆明建成的西南地区首块冰场——红塔集团体育中心滑冰场,作为“北冰南移”的典范,在运营13年之后,因冰面冷凝管破裂、制冰机老化严重等问题,于2013年10月暂停营业。红塔冰上运动中心负责人表示,“目前就冰场的现状,全部维修的成本还不如新建。但重建一个冰场,至少需要一千万元。”2012年,红塔冰上中心的营业额只有78.5 万元,而仅电费一项成本支出就花费了183万。这种盈利能力,对于自负盈亏的企业来说,显然维持下去十分困难。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如山东济南奥体中心的滑冰场,也在开业不久后,因营业额较低,冰场运营成本太高,而不得不关闭至今。
  在这些专业冰场中,最有代表性的,要数北京在1990年建成的大道速滑馆。于天德说,1990年亚运会时,为了全面发展体育项目,国家在首都体育馆北面盖了一个大道速滑馆,其中基建由中央财政拨款,制冰设备与冻冰费用由当时的国家体委承担。对于冰上项目来说,花样滑冰与短道速滑可共用一个冰场,但由于冰壶场地特殊、大道速滑的运动距离长,所以均需要单独建场地。
  大道速滑馆建好以后,中国准备组织一次亚洲联赛,给日本发了两次邀请函,都没有回音。对此,于天德回忆说,“他们都不相信中国会建滑冰馆,觉得我们经济还不如他们,怎么可能养得起?后来他们来参赛,还跟我们说,日本有钱也不建滑冰馆,即使靠去国外训练参加比赛来培养运动员,也比自己建一个馆划算多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日本人的算盘打得很精。首体后面的这个大道速滑馆建成以来,一共就冻过3次冰,使用过3次。“因为冻冰太贵了,那时候光是制冷机开一天的费用就要6000元。”体育总局冬季运动中心的冰场技术人员邓刚解释说。这个馆后来就改为经营羽毛球、乒乓球等一些常规项目,而制冰设备与管道等设施,因年久失修已不能再用,最近该馆终于被全部拆除。
  在筹备冬奥的浪潮里,一个新的、将为冬奥会服务的大道速滑馆,正在国家体育场北面加紧施工建设。这个未来冬奥会的标志性建筑将与“鸟巢”“水立方”相邻,被命名为“冰丝带”。
  除了专业冰场,很多商业冰场的盈利状况也堪忧。种莉莉于2016年发表了《中国冰上项目场地资源现状调查研究》一文。文中指出,在她的调查中,商业冰场负责人对盈利问题讳莫如深,不愿提及,但坦言自家冰场处于持续盈利状态的很少,大多依靠其背后财团的支持,才能维持其经营。近几年,上海的莱佳、万体、司凯特等冰场先后关闭。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已关闭或停业的冰场大致有30家,而且未来该数字或将不断刷新。究其原因,冰场经营中资金收入主要源自散客上冰和训练收费两大块,其他资金来源如广告、赞助、冠名、捐赠等都很少。
  2003 年,全国的室内冰场只有 21 家,2011年,达到59家,到2016年底,增至 188 家。对此,佟伟解释说,尽管国家的“北冰南移”战略在1980年代就已经提出来了,但30年来一直没有真正发展起来,仅在最近10年才有了起色。说到底,这是由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
  按照国际经验,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时,民众将会对体育运动有所需求;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体育运动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时会迎来冰雪运动发展的“黄金期”。但直到2011年,中国人均GDP才首次超过5000美元大关,2017年达到8800美元,开始逼近冰雪运动大发展的节点。“现在国内玩冰雪是高大上的代名词,如果将来中国人均GDP超过了挪威,人们就会去玩船。”佟伟说。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1700055555@qq.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