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 守望先锋 >

守望先锋联赛的故事母亲心里最清楚

守望先锋 时间:2019-05-13 14:35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守望先锋联赛的故事母亲心里最清楚 为了庆祝母亲节,我采访了五位《守望先锋联赛》选手的母亲。越是和杰出的女性对话,我就越意识到她们有太多东西可以教会我们如何在现代社会将孩子养育成人:这个社会中充斥着社交媒体和社会压力,这个社会尚未准备好完全接

守望先锋联赛的故事母亲心里最清楚

 
  为了庆祝母亲节,我采访了五位《守望先锋联赛》选手的母亲。越是和杰出的女性对话,我就越意识到她们有太多东西可以教会我们如何在现代社会将孩子养育成人:这个社会中充斥着社交媒体和社会压力,这个社会尚未准备好完全接受非传统的电竞生涯道路。《守望先锋联赛》的优秀母亲们为我们讲述了有关信任、关爱、社交媒体、对电竞的认知、选择和放手的故事。
  该信任时就无需保留
  Shellie Cruz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速走红网络,这是因为她的儿子,休斯顿神枪手队的输出选手Dante “Danteh” Cruz发布了一张截图,她用短信告诉他要带Space去吃冰淇淋。Shellie告诉我:“我认识他在联赛中的很多朋友。我知道Space是他认识最久的朋友,因为他们在Denial队(2016-17年)时就认识了。”
 
  Shellie是一位年轻的母亲,Dante出生后才从大学毕业。三年级的时候,Dante就开始展现出不凡的逻辑、感官和智力。Shellie表示,当他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甚至都难以反驳。她说道:“他本来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因为你很难辩得过他。他总是显得句句在理。”
  Shellie清楚,她的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一个能做出正确决定、拥有出色头脑的年轻人。这就是为什么在他开始认真对待《守望先锋》的时候,她在不情愿的情况下仍然做出了牺牲。她回忆起了他首次因为《守望先锋》而错过一场重要家庭活动的事情。她回想道:“他不想参加复活节晚餐。我的反应是:‘什么?!’我很失望。我说:‘好吧,我相信你做出的是正确的决定。’如果他说他必须做某件事,那事实肯定的确如此。一旦他开始投入某件事情,他就会坚持到底。”
  并且,他做到了。Dante不仅在《守望先锋》中取得了成功,还以优异荣誉成绩从高中毕业。当Dante来到洛杉矶参加联赛时,Shellie知道她的儿子在做正确的事情——即使这让她很伤感。
  她说道:“有一天他把我叫到了他的卧室里。我坐在他床上,他说:‘妈妈,我要搬去洛杉矶过几个月。’我忍不住落泪了。”Dante很沮丧,但Shellie告诉他:“我是在为你感到高兴——我不是为你伤心,只是为我自己。给我几分钟缓一缓就好!”
  她说道:“他是明白的。”“他抱了抱我。”
  勇于表达感情,屏蔽恶意信息
  Liz Lombardo是达拉斯燃料队的输出选手Zach “Zachareee” Lombardo的母亲,也是《守望先锋联赛》最为著名的母亲之一。我要把她形容为一位高调的《守望先锋联赛》母亲,最棒的“联赛妈妈”。任何熟悉《守望先锋联赛》推特圈的人都肯定在他们的看到过Liz在自己的动态中频繁出没。大家都喜欢她,也喜欢看到她和儿子之间的宝贵亲情。
  Liz说道:“他是个诚实的孩子。他不怯于表达感情, 是个感情丰富的孩子。他在发有关我俩母子感情的推文时,我就很高兴。他并不害怕让人知道他是个恋家的孩子。”
  Liz的一言一行都围绕着她的孩子,这种爱不仅转化为了对达拉斯燃料队的喜爱,还升华为了对整个《守望先锋》电竞的热爱。她的家里现在变成了全天候的“守望之家”。Liz表示:“我在家里工作,所以从我早上起床后,我的电脑就一直开着。Whoru会在一大早直播,这很棒。我和Whoru吃早餐,然后Zach直播,或者我会看Unkoe直播。一般来说,我们家里的《守望先锋》一直不会断。我们会看《挑战者系列赛》,周四到周日则是看《守望先锋联赛》。就在电视上看,全天都在播这个。”
  如此的参与程度意味着Liz会阅读任何与她儿子有关的消息,她也清楚地意识到Zach有着两极分化的个性。她说道:“他有死忠粉丝,也有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忍受他的人。”她一向远离Reddit,但有时候还是会看到有关她儿子的恶意内容。
 
  她的建议很简单:屏蔽掉就好。她表示:“如果你讨厌别人,屏蔽掉就好,之后就不用再和他们打交道了。你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不是吗?”
  在大部分时间里,Liz表示她的推特互动体验都很棒。她说道:“人们会给我发消息,我也总是会回复。那里的人们对Zach都很支持,我喜欢这点。我喜欢他交到的朋友,我很高兴看到他和粉丝之间互动。我一直都在说:如果你在活动中看到了我,记得打招呼!我喜欢和大家见面。”
  追求梦想需要一点说服力
  洛杉矶角斗士队输出选手João Pedro “Hydration” Goes Telles的母亲Stella Randolph回忆道:“JP那时候还是高中的毕业班学生,正在申请大学。当时,我对他很失望,因为他虽然有着出色的绩点和学校表现,却对大学学位没什么兴趣。所以在2016年夏天,我送他参加了杜克大学的升学培训营。在他回来后,他告诉我,他讨厌计算机专业,他真正想要的是去打职业电竞。我告诉他,这种职业不存在,他最好在截止日期之前赶紧去申请学校!”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