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极限 >

极限咏宁:订婚在即,却死于第四次失手 cba新赛程

极限 时间:2017-12-21 11:15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极限咏宁:订婚在即,却死于第四次失手 cba新赛程 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 在横店演过很多死去的龙套,这次永宁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手机里的极限坠亡 11月8日下午13点,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吴永宁出现在263

极限咏宁:订婚在即,却死于第四次失手 cba新赛程

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吴永宁在高楼边沿处用平衡车做为危险动作。这也是他的微信头像。

 

 

  在横店演过很多死去的龙套,这次永宁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手机里的极限坠亡

  11月8日下午13点,“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吴永宁出现在263米高的长沙华远·华中心大楼顶楼。

  手机固定在大楼一侧,将记录下他的无保护高空极限动作,之后进行剪辑,上传到社交平台。

  26岁的吴永宁在这些平台上拥有超过120万的粉丝:火山小视频99万,美拍24万,快手2.5万。

  最终这部手机见证了他的意外坠亡。

  这是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开头和以前类似:

  在楼顶,他穿一身黑,只有帽衫的帽子是白色的。他在做准备工作,用抹布和裤腿反复擦拭楼顶边缘,双手支撑,身体顺着玻璃墙壁试探着下滑。几秒后,又返回了楼顶,再次掏出抹布多擦了几遍。

  他开始第二次尝试,做了两个缓慢的引体向上热身。他用双脚踩住玻璃墙面,尝试着向上爬……

  这段未被剪辑的视频还是被传到网上,后来又被删除。已经无法统计有多少人举着手机,看完了这个以拍摄小视频为生的人的最后时刻。

  永宁的女朋友发微博,要求媒体删除发布在网络上的“永宁最后的影像”,“如果再不撤下来,等着我的死讯消息,让你们赚钱。”

  一个星期后,永宁在老家长沙宁乡火化下葬。

  爬楼党

  永宁至少有过三次险些失手。

  今年8月中旬,他和重庆的爬楼爱好者童虎联系,约好一起在重庆爬楼。他们在“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上,各自拥有几十万粉丝。

  这些爱好爬到高楼顶上的人,被称为“爬楼党”。

  一个星期内,他们在重庆爬了三次,分别是一座339米高的楼、一座182米高的千厮门大桥以及一座高260米的废气烟囱。三次中间只隔一天,期间爬千厮门大桥时,天空还下着小雨。

  与他们一起爬楼的还有绰号为山猫的爬楼党。山猫之前听说过永宁,也看过他的视频。“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但到了楼顶,永宁还是让他及同行的五六个人感觉“太疯了”。

  爬到楼顶后,山猫和其他人在拍照。扎着小马尾、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有点瘦的永宁,在楼顶边缘做危险动作。

  他把身体挂在楼顶外,做了几次引体向上,“结果要撑不住了。”山猫记得,“正好在旁边的童虎赶紧把他拉住,拽了上来。”

  9月2日,他们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爬铁梯子到达260米高的烟囱顶。

  永宁单手悬挂在巨大的、深深的烟囱口内,左手持着长长的自拍杆。当他把自拍杆放在烟筒上时,自拍杆连同拍摄的Gopro掉了下去,差点砸到在烟囱下的山猫。

  这让山猫心有余悸。

  永宁像一个外来者,入侵了重庆的“爬楼党”圈子。但很快退了出来,在本地“爬楼党”张想看来,“虽然都是爬楼党,(我们)不是一类”。

  张想一定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爬楼,并且寻找合适的机位,目的是为了拍摄一张城市的风景照。

  而永宁被他形容为“作死党”,张想激烈地反对永宁,“拿生命开玩笑,这种行为不应提倡。这类型的极限运动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不允许的,危害公共安全”。

  来重庆之前,童虎和永宁在今年7月24日,一起爬过张家界的“翼装飞行平台”,海拔1000米。

  那段视频里,永宁抓着栈道的边沿,引体向上,然后单臂悬挂。后来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永宁承认这次“差点失手,好像太滑了。”

  童虎说自己“救过永宁两次”,但他决定离开永宁,“后来他有点过头,老做超过自己能力的事。但劝不住他,就再没和他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爬过一个多月,遍及重庆、武汉等地的高楼、塔吊和大桥。

  两个月后,永宁在长沙坠落时,身边没有同伴。

  就在当天上午,他还发布了在长沙五一广场楼的爬高视频。镜头下,永宁身体悬空,背靠墙壁,右手悬挂在楼的边沿,单膝弯曲,举手眺望远方。

与重庆爬楼党之一的童虎在一起挑战高空极限。与重庆爬楼党之一的童虎在一起挑战高空极限。

  横店群演

  这个动作像极了他在横店拍的龙套戏。

  2012年,经历了几个城市的辗转打工,21岁的吴永宁来到北京横店做起了群众演员。

  15岁初三毕业,永宁出来闯社会。先后在福建磁砖厂打过工、长沙卖过盒饭。表哥何思喜也和他一起打工。

  永宁独自一人跑到北京想拍戏,结果被骗,押金不退、电脑被扣,做了一两个月群演也没有给工资,最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回来。

  在他的QQ空间里,“喜欢的明星”一栏里有王宝强,这个演员有着一段传奇的北漂经历:在北影门口等戏的群演最终崛起为风光无限的明星。

  独闯失败后,永宁经历了家庭的变故。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后来又患上精神分裂症。

  随后他和表哥何思喜去了横店。何思喜说,一开始不懂,找不到事情做,谁也不认识,只能在外面睡。

  这一年,横店影视城共接待剧组150个,其中48个剧组涉及抗战题材。

  第二年,永宁慢慢开始接戏。2013年7月,他进入抗日剧新《雪豹》剧组。在剧中,作为跟组群众演员,永宁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八路军、游击队员、日本军医。更重要的是,还有了露脸镜头,收入两三千元。

  因为卖力,随后他在新《神雕侠侣》中扮演了进攻襄阳城的蒙古小兵,以及绝情谷弟子等武替。

  “武替的待遇,不仅高出群演,而且导演和演员见到你会和和气气。”何思喜说,“群演只有几十块,而武替则有一百块,好的有两三百。”何思喜和永宁决定转做武行。

  “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多数的偶像都是成龙大哥和洪金宝大哥那样。”曾和永宁一起拍过戏的武替小天说。

  2013年底,永宁在横店武替群头关照下,进入《省港大营救》剧组做外围武行。他结识了小龙,在小龙的印象中,永宁“人比较老实,不坑蒙拐骗”。但是“演技还是不行,笨,啥也没练过”。

  很快,小龙给了永宁一个进入武行的机会。

在横店,吴永宁从群演开始做起。他后来是一名武打替身。在横店,吴永宁从群演开始做起。他后来是一名武打替身。

  特技队

  2015年初,小龙介绍永宁到山东临沂的“夏浩南空翻跑酷特技队”学习后空翻等技巧。此时小龙已成为这支特技队的教练。

  永宁叫上何思喜,他们被免收每人四五千的学费,但训练期间,要给沂南县的沂蒙红色影视基地提供武行支持。永宁相继参演了《巨浪》、《铁血军哥》等电视剧。

  在特技队,永宁敢尝试。“他胆子挺大,那时候练空翻,别人不敢的他敢,只要在垫子上能过,马上就在水泥地上过。翻很矮的后空翻,脸贴着地皮过去,这是一般人不练到很好,不敢尝试的。”

  这给特技队的队友陈忠林留下深刻印象,不过,“他学得挺快的,什么都会,就是不全特别精。”陈忠林说。

  横店马队(为剧组提供骑马特技的武行)的朋友代海龙也记得永宁,“他为跳街舞,至少学了半年。”后来永宁在代海龙和朋友投资的20分钟小电影里,客串过跳街舞的、打篮球的,以及一个在街头兜售武功秘籍的算命先生。

  特技队的日子,永宁觉得很累。在一段“美拍”个人主页的视频里,他扮演日本兵并被打死,视频下面的文字道出了当时的心境:“我们每天穿着复杂的戏服,带着几十斤的道具装备。地上到处是石头、树枝稀泥等等。还要在地面打枪中弹反应,各种摔,打,死,贴着炸弹最边缘,做最真实,猛烈的反应。还要挨导演怒斥,暴脾气,表面上微笑说着:导演,哥,没事,我没事。其实,每个武行,累得像拉一天石磨的软驴似的。”

  这一年,正是“美拍”、“快手”等原创视频分享平台自2014年5月陆续上线后迎来的快速成长期,“快手”一年用户累计了1亿多。日后让永宁小有名气的“火山小视频”,也在两年后火爆起来。

  永宁正是在特技队的时候,接触到“快手”,开始录制一些特训动作和片场里的搞笑片段,上传到平台上。

  这和山猫的记忆不同,他记得重庆爬楼见到永宁的那几次,“不太爱说话,也许是跟我不熟。”但永宁因为搞笑,早在横店剧组群演里就有个绰号叫八戒。据说,他把鼻尖按平朝上挤,很像八戒。

  陈忠林回忆永宁,“与人不同,不管是做事,说话,就连表情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一般人跟他玩不到一块,因为“总觉得他不正常”。

  比如,其他人在安静地练功压腿,永宁一直使劲放屁、做表情。剧组收工了,大家同坐一班车,其他人跟着音乐轻轻地哼,永宁则唱出特别大的声音,乱吼。

  陈忠林有点讨厌他,不过等到5个月后,他们一起进组,关系却处得最好。

  在浙江宁波象山影视基地,要拍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大轰炸》,永宁及6个队友成了这部电影的跟组武行。

  “比拍电视剧舒服多了。一天就拍一个镜头,还有好多好喝的。”这让永宁感到兴奋。为此,他在自己的QQ空间里单独建了一个文件夹,记录自己的心情和片场照片。

  小天比永宁早一个月进入《大轰炸》剧组。他在QQ空间贴出自己的工作证和劳务合同,月薪5000元。

  那段日子,永宁过得很开心。小天说,剧组安排得很好,白天拍摄,夜戏很少,偶尔晚上会一起喝点酒。那时候的永宁,还没有扎起小辫,留的是过眉的长短发。

  他们住在浙江象山影视城附近的村庄,只有饭店和一个小网吧。偶尔永宁会和特技队的朋友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永宁找陈忠林借钱过两次钱,每次只借一百,没两天就还了。他对永宁的印象有了改观,“挺善良的,人品不错,有爱心。”

摆着pose耍酷的武行吴永宁。这时他还没开始爬楼。摆着pose耍酷的武行吴永宁。这时他还没开始爬楼。

  左臂骨折

  陈忠林最后一次和永宁见面是在今年初。在这之前,永宁短暂的离开过武行。

  2015年8月,结束了《大轰炸》剧组的工作,永宁和队友返回临沂特技队训练基地后,在一次练习空翻时,不慎左手臂骨折。

  陈忠林说,永宁大意了。当时“他做了一个剁子,起高了,摔得”。

  特技学校认为永宁私下训练,不是在上课时受的伤,不愿意承担医疗费。小龙则称,永宁想提升自己的能力。“这逼得吴永宁差点因为没钱做手术跳楼,后来好在校友自发捐款凑足了手术费。”

  永宁回到长沙家里,休养了近半年。第二年2月,他才拆掉受伤手臂里的钢板,回到了特技队又练习了一阵子,接着又回到了横店。

  因为手臂受伤严重,带他入行的教练小龙劝他不要再做武替了,他没听。代海龙说,永宁认定一件事情,就会坚持做下去。

  这段经历,他没有写进社交平台,也没有向身边的人提起。养伤期间,他的微博停更至2016年9月。

  之后,永宁的网络空间上很少再留下拍戏的场景和剧照,更多地出现了他自己录制的跑酷、后空翻、搞笑段子。这些小视频的署名,由“演员吴永宁”、“武行永宁”变成了“极限咏宁”。

  今年8月29日,他接受采访时说,“玩这个心理素质一定要好,要很细心地去玩,所以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还是很安全的。没有把握的你去做的话,肯定是很危险的。”

  “爬楼党”童虎觉得永宁的意外坠亡,主要是“他体力不行”。他并不知道,永宁手臂骨折的这段经历。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