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搏击 >

热议:搏击选手死亡谁该负责

搏击 时间:2020-01-03 11:27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热议:搏击选手死亡谁该负责 选手意外死亡 2017年4月,省外某搏击术培训机构安排学员赵民、李已、孙尔等人在教练周君及员工严陆的陪同下到贵德县参加一场自由搏击争霸赛。4月8日下午,赵民比赛完下场后感觉身体不适,在未通知赛事主办方及现场救护人员的情况

热议:搏击选手死亡谁该负责

选手意外死亡
 
2017年4月,省外某搏击术培训机构安排学员赵民、李已、孙尔等人在教练周君及员工严陆的陪同下到贵德县参加一场自由搏击争霸赛。4月8日下午,赵民比赛完下场后感觉身体不适,在未通知赛事主办方及现场救护人员的情况下,由教练周君、学员李已和孙尔陪同回到宾馆休息。当日19时许,教练发现赵民深度昏迷后,立即将其送往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救治,因抢救无效死亡。死因为呼吸循环衰竭。事后,赛事主办方向赵民的父母支付了50万元赔偿款,并先行垫付了丧葬费3万元。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也垫付了丧葬费7200元,并给赵民父母借了3万元用于诉讼。
 
2017年10月9日,痛失独子的赵民父母将某搏击术培训机构及员工严陆起诉至贵德县人民法院。
 
受理此案后,在审理过程中贵德县法院发现赛事主办方与本案有利害关系,遂依法追加赛事主办方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同时也依被告某搏击术培训机构的申请追加了吴伍(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与赛事主办方的中间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究竟谁该担责
 
2018年5月4日,贵德县法院依法审理了此案。
 
庭审中,原告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777395.5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原告认为赵民到贵德参赛是某搏击术培训机构组织的,在出事当天该机构未尽到相应的看护照顾之责,故要求某搏击术培训机构赔偿上述款项。
 
被告某搏击术培训机构辩称:1.培训机构并没有组织赵民参加比赛,实际组织者为第三人吴伍。2.员工严陆去贵德观赛纯属个人行为,与培训机构无关。3.赵民参赛时已年满18周岁,属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己的死亡承担责任。4.赵民死亡后,原告已从赛事主办方获得部分赔偿款。5.培训机构已给原告借了3万元用于诉讼,如果法院判决培训机构承担责任,则应当将3万元抵扣部分赔偿款,如果法院判决其无责任,原告应返还3万元。
 
严陆认为,自己到贵德观赛完全是个人行为,对赵民没有安全保障义务。事发当日是赵民自己提出身体不适要回宾馆休息的,不是他及他人私自带赵民离开比赛现场的。
 
第三人赛事主办方表示,比赛期间已在现场配置了4辆救护车用以应对突发事件。但赵民赛后身体感觉不适,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未告知他们而是直接将赵民送回宾馆,延误了最佳抢救时机,这才是导致赵民死亡的主要原因。
 
第三人吴伍称,自己只是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与赛事主办方之间的联络人,起的是牵线搭桥的作用。将举办赛事的相关情况介绍给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某搏击术培训机构通过他为符合条件的运动员报名参赛。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才是组织赵民等选手来青海贵德参赛的。
 
各方均有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某搏击术培训机构组织名下学员赵民等人参加比赛时应负有高度谨慎义务,保障学员在参赛期间的人身安全。但在赵民出现身体不适时疏忽大意,轻信能够避免严重后果的发生,未及时将赵民的身体情况通报给赛事主办方及医疗救护人员,应对赵民的死亡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严陆作为某搏击术培训机构的员工,在赵民参加比赛期间一同前往青海贵德,应认定严陆属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用人单位即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承担,严陆个人对赵民不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亦对其死亡后果不承担责任。赛事主办方也应对参赛的选手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尽管某搏击术培训机构及赵民个人都未能及时向赛事主办方告知赵民身体不适的情况,但作为举办类似比赛的专业机构,应当预见到此类赛事的高危险性、高风险性,应当在赛后及时、主动检查选手的身体各项指征。但赛事主办方未能主动做到发现危险、防控危险,故主办方也应对赵民的死亡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赵民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同意参加比赛时也应当预见到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后果。在感到身体不适时更应当高度重视,主动就医治疗,其未做到足够谨慎,故赵民本人也应当对死亡后果承担一定的责任。第三人吴伍作为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与赛事主办方的联络人,对赵民不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亦对其死亡后果不承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赵民本人应自行承担20%的责任,某搏击术培训机构应承担40%的责任,赛事主办方应当承担40%的责任。庭审中,经法院依法释明不利后果后,赵民父母仍然坚持只要求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承担责任,放弃对赛事主办方主张赔偿款的权利,属于当事人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相关规定,作出如下判决:1.被告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给付原告各项赔偿款共计273758.2元。2.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被告某搏击术培训机构不服,向海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8月,海南州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某搏击术培训机构未到庭参加庭审。2018年10月,海南州中院结案,按上诉人某搏击术培训机构自动撤诉处理。现一审判决已生效。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