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球 >

费纳德呼吁为低排名球员捐款

网球 时间:2020-04-21 10:39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费纳德呼吁为低排名球员捐款 世界体育纷纷按下了暂停键,对于职业化程度很高的网球来说,所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 为了维护弱者的利益,ATP球员委员会主席德约科维奇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透露,他已经与费德勒、纳达尔进行了沟通,希望成立一个新的基金来帮助低

费纳德呼吁为低排名球员捐款



世界体育纷纷按下了暂停键,对于职业化程度很高的网球来说,所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
 
为了维护“弱者”的利益,ATP球员委员会主席德约科维奇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透露,他已经与费德勒、纳达尔进行了沟通,希望成立一个新的基金来帮助低排名球员度过这段困难时期。
 
谁知这一提议却遭到了澳大利亚球员约翰·米尔曼的质疑。在他看来,这样的救助计划其实早就应该实施,“为什么等到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时才关注到这一点?”
 
实际上,收入差距过大一直都是网坛的争议话题。在疫情的影响之下,低排名球员所面临的困境也相应地被无限放大。
 
 
 
费纳德三巨头。
 
低排名球员面临巨大生存压力
 
本月初,男子职业网球选手协会(ATP)、女子网球协会(WTA)、国际网球联合会(ITF)联合发布声明,宣布所有网球巡回赛将暂停至2020年7月13日,就连法网和温网也未能幸免。
 
对于网球运动员来说,没有比赛的日子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收入。这样的情况对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这些巨星来说影响并不算大,但许多球员和教练却因此陷入困境:
 
美国网球运动员诺维科夫被迫成了网约车司机,中国台北老将谢淑薇在网上售卖网球课程……
 
女子网球选手潘纳·乌德沃尔迪世界排名只有347位,她在今年前3个月的税前收入仅有4000美元,其中包括比赛奖金、支教收入以及小额赞助。
 
但如今网球赛事全部停摆,21岁的乌德沃尔迪不仅没有比赛可打,就连兼职做网球教练的这部分收入也因疫情不复存在。同时,那些赞助她的公司如今也是自身难保。
 
“如果停赛期再长一点,我不知该怎么办了。”乌德沃尔迪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我不可能再做别的事了,日子真是太难了。我想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我们都需要ITF和WTA的帮助。”
 
向三大组织(ITF、ATP和WTA)寻求帮助的并非乌德沃尔迪一人。31岁的格鲁吉亚选手索非亚·沙帕塔娃此前就向ITF请愿,希望该组织能够帮助那些可能失去生计的低排名球员。
 
“那些世界排名250位以后的选手,可能两三周之内就买不起食物了。”这位世界排名371位的老将今年只获得了3000美元的收入。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